您现在的位置:典型风范
周总理与党向民的一段佳话
发布日期:2013-03-01 15:11:00

 

1958717日,一连7天,周恩来总理毅然放下身边的工作,深入到我省新会县进行视察和指导。新中国成立后,作为国务院的总理,他霄衣旰食、殚精竭虑,日理万机,勤于政务,特别是在新中国处于关键时刻的1958年,竟能花费宝贵的7天时间,深入到广东的一个县视察工作,这确实是一件前所未闻的罕事。

周总理所以肯花费如此多的宝贵时间和耗费如此大的精力到新会,自然不是偶然的事情。这是因为,当时新会县在被誉为“向民书记”党向民的领导下,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求真务实的思想作风,坚持一切工作为了人民群众、相信人民群众、依靠人民群众、有事和群众商量的思想理念,特别是党向民具有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为民排忧解难,亲历亲为解决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的优良品德,敢于抵制和排除当时已经出现的弄虚作假、虚报浮夸、劳民伤财的恶劣作风,深得新会民众的爱戴。在新会县人民的努力下,到1957年新会县初步实现了“稻田变谷仓,河流变鱼塘,荒山变果山,农村变花园”的“四变”要求和目标,取得了“最早版本”的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丰硕成果,其他多项事业也都蓬勃发展。此时,新会已成为珠江三角洲一颗耀眼的明珠,新会县的成就引起并获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怀与支持,前来学习的干部群众络绎不绝。尤其引人注目的是,1958年春,中共中央副主席刘少奇在广州听取了中科院秘书长范长江对新会实地考察的汇报后,赞扬“新会人懂得辩证法”;同年5月,党向民应邀参加党的八大二次会议,在会上作了《县的商业工作要成为农业生产的后勤部》的发言。毛主席听后在代表团团长会议上赞扬说:“广东新会县商业工作搞得好,可以到那里开一次现场会”;66日,全国财贸工作现场会在新会召开。为了进一步总结、推广新会县的经验,也为了进一步彰显党向民的正确思想作风,周恩来总理于是在百忙之中进行了这次的“七日之旅”。

周总理高风亮节赢得新会人一致赞扬

周总理到达新会县,首先向干部群众说:我代表毛主席看望大家来了!陪同人员向他介绍县委第一书记党向民的姓名时,总理听了十分高兴,满怀深情、语带双关地说:“好呀!党就是要向着人民的。”

周总理接着马不停蹄地在新会县进行广泛、深入的考察。一些合作社、农场、农田、山头、农户、工厂、街道、商店、学校、幼儿园、卫生院、科研单位、历史遗址、展览会等,均留下他的足迹。75日,总理又风尘仆仆前往台山、开平两县视察,当天返回新会。总理在新会接触的人员很广,除了接见新会县党政主要负责人,听取工作汇报,了解了全县的基本情况;召开有省委、江门市委、新会县委、会城镇、入行新会分行等党政负责人参加的座谈会;还与农民、工人、各级干部、职工、商业供销人员、科技人员、文教卫生人员亲切交谈,并走访华侨户,接见归国华侨代表和正在新会参观学习的湖北、山西等省的参观团代表;临别前还在新会人民礼堂给新会干部群众2000多人作了一场3个小时的报告。

周总理在视察中,留下一幅幅感人画面,铭刻在新会县人民和党向民同志的脑海里:总理把时间安排得很紧,天天起早贪黑,有一天视察到傍晚回来,又忙于接待客人、题词,直至凌晨2时半才休息,第二天照样早起。总理在酷暑天来到新会,不辞劳苦,用大半时间深入农村基层调查研究,十分关心农业生产和农民生活。有一天为了实地查看生产现场,顶烈日,上高山,下沟壑,步行了2个多小时。总理在新会视察时,正值“大跃进”初期,各地已开始出现以虚假的高指标、高纪录相夸耀,放粮食高产“卫星”的不良风气。总理头脑很冷静,在社队调研,对粮食产量特别关心,反复询问,认真核实。总理在圭峰农场宿舍,走到一位患病在床上休息的同志身边,按住他急忙要爬起来的身躯,和蔼可亲地说:“不要起来,不要起来!”并弯着腰抚摸着他的前额,关切地询问他得了什么病?请医生看过没有?现在感觉怎样?嘱咐他好好休息。总理在圭峰农场食堂,与干部、职工展开热烈交谈时,有人端来一盘菠萝请总理品尝。总理高兴地说:“大家的劳动果实大家一起尝。”见大家都不动手,总理便用牙签挑起一块送给身边的女同志说:“你代表女同志。”又用牙签挑起一块给身边的男同志说:“你代表男同志。”然后才挑起了一块自己品尝;总理在五和农场听完汇报正准备离开时,恰逢县农业局技术员陈如銮给果树喷药回来,党向民书记向总理介绍了他,于是总理就同陈如銮攀谈起来。总理笑着说:“你是潮州的?我也到过潮州。不过,已经是30多年前的事了,现在我还会讲几句潮州话。”说着,拿起玻璃杯,斟了茶,双手捧给陈如銮,并用潮州话说:“摘爹摘爹(喝茶喝茶)”。总理来到青年育种专家周汉华家,亲切地向他的父母和亲属一个个致意问候。总理在经过周郡小学时,听到上课钟声,走进四年级课室,招手示意林巨峰老师继续讲课,自己在靠墙边的一行课桌的一个空位坐下,听老师讲“方志敏烈士”这一课。下课时,总理站起来与林老师握手,并用粤语说:“老师,讲得唔错”。

总理刚到新会就申明:“我是来新会工作的,来这里学习的,要像你们一样,到乡里去,到社里去,到街道去,不要给我什么特殊照顾,不需要特殊招待……我是你们中间的一个人,都是普通劳动者,要平等相待,要造成这个风气。”还叮嘱县委领导,要简朴,不要使他生活上、工作上与群众有距离。事实上,总理做的比说的还要严格。县委本想安排总理住在新建成的招待所,但他婉言谢绝了,说:“不要到外面住了,就住在县委会,这里就很好嘛!与同志们住在一起,工作方便。”于是,总理在新会期间,就住在县委书记办公休息的房间里;为了照顾总理生活,省委预早派来一位厨师,被总理请了回去。县委机关食堂的炊事员曾义说:“总理呀!我只会做大锅饭,不会煮小灶呀!”总理笑了笑说:“我就喜欢吃大锅饭。”在新会7天,总理都是与同来的同志们一起吃粗茶淡饭。

经过深入考察和调查研究后,周总理对新会的工作,包括农业、商业、卫生、干部教育等方面作了肯定的评价。多次称赞新会是“模范县”、“上游县”。同时,也对新会县提出了许多中肯和有远见的建议。如在谈到新会的工农业生产时,他语重心长地说:“你们新会县抓农业是抓对了,所以农业有很大发展,工业还有点落后,这一环还要抓起来。”又如,参观新会粮食工作展览会,得知全县农民办了38间粮食加工厂,总理高兴地称赞:“农民办工厂好!”他还对干部、群众说:“你们农业社办好了,还要注意开展多种经营,不要满足,还要前进。”还特地指出:“要给妇女产假,安排劳动要照顾妇女的生理特点。”

周总理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使新会县的干部群众和县委书记党向民同志感佩在心,他们深刻体会到:在周总理这一代伟人心目中,只有党的事业、只有人民,唯独没有自己的博大胸怀和高尚风格;体会到周总理勤政为民、贴近群众、贴近实际、求真务实的工作作风;更体会到周总理的严于律己、清正廉洁、克己奉公的生活作风。在这7天里,周总理无论走到哪里,新会人都以最热烈的掌声和最深情的眼神欢迎他。至今,将近50年过去新会人民仍然如数家珍地回忆和谈论周总理来考察时的言谈举止。

周总理深刻地认识了党向民

自然,周总理经过7天的考察,对党向民这位“原汁原味”的老党员、老干部的思想作风和在新会县的领导方式方法,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通过密切接触,周总理与党向民之间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开出了友谊之花。

党向民,1922年出生在陕西省阳县一户贫农之家。1938年抗日期间,在抗日名将杨虎城的西北军游击队第六纵队当文书,开始接触我地下党,接受进步思想影响。19407月参加八路军,1943年入党。19442月至19457月在延安抗大学习,接受了有关党的性质、任务等方面的系统教育。此后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历任解放军部队的班长、排长、连长、政治指导员、教导大队副大队长等职。在这些战斗岗位上,他接受了血与火的洗礼,经受了生死的考验。也深切体会了党不能须臾离开人民群众的真理。南下后,1950年任华南分局直工科副科长;1951年至19635月,在新会县历任县委委员、县委常委兼县长,县委第二书记、第一书记,期间还曾任佛山地委常委、肇庆地委副书记。

党向民是位工农干部,读书不多,但他经过党多年的系统教育与考验,对党的本质、党和人民群众的关系有着深刻的认识,并把这种认识忠实不移地贯彻到自己所负责的工作中去。他在担任新会县第一书记后,曾在县委扩大干部会议上作题为《关心群众生活》的讲话,在讲话中他掷地有声地说了三句话:“共产党也可以叫做群众利益党”;“人民的利益就是我们党的利益,离开了党的利益党就不存在”;“一切为了人民群众,相信人民群众,依靠人民群众,有事同群众商量,这是我们党的灵魂,党的基础,党的全部工作内容。”对于党向民的这三句话,亲历过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人,都会掂量出它的份量,都会知道它有极强的针对性,而且在经历了近50年之后,这三句话和党的十七大“以人为本、关注民生”的精神何其吻合,何其神似!

党向民不仅是口头上这样说,更重要的是他行动上一直这样做。而且做得很实在,很有成效。

新会那时还是个农业县,作为县委书记的他,抓农业的确像个“农业专家”的样子。曾任佛山地委书记、是党向民老领导的杜瑞光同志,谈到党向民抓农业,搞生产建设,赞不绝口。他说:“老党对农业、林业都很懂行,能够识别出许多种树种,还是一个搞水利建设的专家,更是一位善于从实际出发,推广先进经验,充分利用自然资源,讲求经济效益,搞农业综合开发、关心群众生活、为民造福的实干家。”50年代初期,他根据《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精神,紧密结合新会当地实际情况,代表县委县政府,提出既响亮又全面的“四变”(稻田变谷仓,河流变鱼塘,荒山变果山,农村变花园)的号召,并制定出可操作性很强的具体措施,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地进行工作,这方面的具体事例很多。

在县城北郊的圭峰山,面积约5万亩,是一座大荒山。党向民多次到这里勘察,又多次提交县委讨论,一次比一次积极,决心把这座荒山变“宝山”,建成一座大花园、植物园、动物园、农业试验场,又是一座活生生的农展馆和人民疗养院。总之,全面发展,综合利用,通过组织县城干部、群众参加劳动,削山爆石开路,堵沟筑塘储水,挖山换泥,大搞造林种果、养蜂、养奶牛、养三鸟等,短短几年间,圭峰山的美景便呈现在人们面前。以圭峰山为示范,组织170多个林场和林业队共3500多人参观学习,还推动了全县加快实现“荒山变果山”的步伐。

为带领农民尽快脱贫致富,党向民十分重视组织干部学习农科技术。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他就把潮莲、荷塘、礼乐地区从老祖宗传下来的立体生产经验当宝贝,亲自总结,大力推广。这里说的立体生产,就是充分利用同一地块的地面、地下和空间,对多种农作物进行科学合理的搭配,实行套种间种,以节约耕种的时间,提高土地产出率和作物生产率,增加农民的经济收益。据匡算,进行“立体”生产的结果,在一步距离的范围内,各种农作物的综合效益,可达到3元至5元的年产值。这种立体耕作法,后来被称之为“一刀3块”(指在河堤上种香蕉,收获时一刀砍下去,收得的香蕉可卖3块钱)、“一步5元”耕作法。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个强劳力一天的劳动日值,最高记10工分只值两三角钱,3元至5元可不是个小数字哩!而在当时,风行割资本主义尾巴,谈钱色变,党向民敢为农民脱贫致富打主意,很不简单!

党向民深深懂得不论种什么、养什么,一定要选用优良品种。因此,他对选育良种特别感兴趣。多年来,当地流传着“一粒麦种”的故事。说的是在1957年,崖西公社青龙大队有位华侨在海外寄一粒麦种回家,家人把它种在盆里,精心培育,收成300多粒。老党发现这是优良品种,鼓舞这户侨眷继续种植并广泛散发引种,推广到了全县。

新会过去很少种竹,合作化后有不少林场和林业队试种用途较广的广宁青竹,均因技术未过关导致失败。后来,牛湾竹场采用先育苗后移植并用泥糊定植,大面积种植成功。老党发现这个创造欣喜异常,当即组织参观学习,全面推广。短短几年间,全县已种下竹子7万多亩。

新会习惯起畦种番薯,但在山坡上起畦一遇秋旱番薯便难于生长或产量很低。19588月,党向民带县社干部组成的生产评比检查团到罗坑乡新光农业社,看了该社山坡上挖坑种的番薯,种下1个月就长薯,70多天每颗长到1斤多。老党说这是个创造,并结合其他地方的实践经验,提出荒山是个宝,“以山养山”的办法很多,只要种的东西适合,种植方法合适,就会产生很大财富。如在作物旁挖坑,把草皮泥、树叶等绿肥、土杂肥等放入坑内,就地积肥。这样改良土壤,几年荒山就变肥山。后来都得到全面推广。

新会历来靠吃电白的“水东花生油”。老党绞尽脑汁,试验搞了茶油、豆油、杂油等。由于一来量不大,二来不好吃,群众不接受。一年秋天,他到司前公社坑美队检查生产,看到山坡上种的花生长势可人,便仔细询问研究。一位老农告诉他:山坡上种花生好处多,一来不占用平原耕地;二来一年能种两造,能解决吃油问题;三来可用草皮泥作肥料;四来种植春种出得齐,生长好,产量高。老农的话启发了党向民,接着就组织参加学习,大力推广,不仅解决了全县人民吃油问题,还有上调,支援其他地区。

正是在他这样脚踏实地的努力下,新会县到1958年已经初步实现了“四变”的要求,获得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赞誉,也引来了周总理这位大忙人的“七日之旅”和数十万各省干部、群众的热情参观。

新会成为一片汪洋中的“安全岛”

周总理在新会“七天考察”的以身作则和言传身教,给了党向民极大的影响。他从一位可亲可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身上,看到了共产党员的高尚品质和自己学习的真切榜样,也更进一步坚定了自己历来主张的“一切为了人民群众”的信念。

可是,在周总理离开新会几个月之后,一场前所未有的考验就摆在党向民的面前。1958年底,全国各地都处于极度狂热之中,广东实行所谓“放开肚皮吃饭,三餐干饭不要钱”时,党向民便发现虚报粮食产量和公社食堂吃饭浪费惊人带来的恶果,他提出忠告说:“这样下去,不用多久,到明年四、五月就会出现粮荒!”在19591月召开的全县三级干部会议上,他再次强调务必安排好群众生活,发动大家查浪费、算细账、定计划,提出“算了再吃,不要吃了再算”。

到了大难临头的19593月,有些干部还在头脑发热,继续瞎指挥、唱高调时,党向民更觉察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对参加县委扩大会议的干部大声疾呼:“现在不关心人民疾苦,会置人民于死地!”这不是危言耸听,他的话十分中肯:“因为过去几千年来,群众都是一家一户地分散生活的,都是由他们自己安排自己的生活。而现在则不同了,公社化后,群众的吃饭也由我们安排,看病也由我们安排,劳动休息也由我们安排,连教养小孩也由我们安排了。”而恰恰就在此时,有些干部却存在党向民所指出的“四个不再注意”:“不再注意艰苦深入工作,不再注意耐心倾听群众意见,不再注意深入了解群众思想要求,不再注意关心群众生活疾苦”。他对这种恶劣作风深恶痛绝,在会上一一曝光:环城公社都会管理区有一生产队长天天早上天未亮就打锣叫群众出勤,打完锣后自己便爬回被窝睡大觉;睦洲公社西安管理区有些社员反映,他们的生产队长“失踪”3个月了,因为社员在去年秋收以来的数月中,从未见队长和他们一起劳动过;有些干部对群众生活疾苦漠不关心,许多食堂都是不论老人、小孩、病人、孕妇吃一样饭菜,没有牙齿的老人也一样给硬饭、莲藕他们吃;更恶劣的如睦洲公社竹银管理区,由于不安排蔬菜生产,又不做好调剂供应工作,以至有些食堂一连十多天吃盐水拌饭,而干部却偷偷地炒菜吃……党向民反复质问:这是什么样的思想,什么样的作风?什么样的心肠?我们天天说为人民服务,怎可以这样对待人民?这样做又会得到什么结果?

深知“不关心群众,党就变质”的党向民,为了有效地克服官僚主义作风,密切党同群众的关系,在这次县委扩大会议上公布了县委制定的干部参加劳动、充分发扬民主、关心群众生活、经常访问群众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强的四项规定。其中“关心群众生活”这项规定是要害,它规定干部要做到“六个关心”,从关心群众的劳动休息到关心群众饮食、关心群众健康、关心群众居住、关心群众衣着、关心老幼病人等,都设想得很周到,规定得很周详。

无疑,这是久旱逢春雷,下了一场及时雨。这四项规定的贯彻落实,大大缓解了党群干群之间的矛盾,给新会民众破解了大难题。

当老党在罗坑、双水等公社调查,见到农民口粮不足,农忙时节还吃米糊拌椰菜,难过得流泪。他感慨地说:“群众吃不饱,我们有责任呀!我在新会担负领导工作,有一个群众吃不饱,我都要负责。”他动员基层干部要想尽一切办法保证群众吃饱饭。他要求干部从大队到小队到农户,逐个排队算口粮帐,尤其要注意解决小孩多的、有老人的、食量大的农户的吃粮困难。回到县里,他提出要把当时存粮2000万斤发下去给缺粮社队,受到一些同志反对,他们振振有词地说:饲料粮是生产资料,口粮是生活资料,要留足饲料粮。党向民针锋相对,斩钉截铁地说:“我宁愿受处分也要让农民吃饱饭,人吃比猪吃要紧。”由于他的极力坚持,这批“救命粮”还是发下去了。

成立生活福利部专抓副食品生产和供应。该部由他负总责,并由两名县委委员和一批得力干部组成,一方面发动广大干部、群众和要求集体单位、公共饭堂大力开荒,建立杂粮、瓜菜、油料生产基地,组织生产自救。另方面抓好副食品和营养品的调配供应。

推广杂粮细食的经验。他发现一些食堂吃番薯都是一条条泡在水里煮,群众不大喜欢吃,就用心研制出既节约又好吃的“薯条面”,并别出心裁地同家人一起蒸出几笼让到县里开会的公社书记品尝。得到普遍认可,便推广开来了。

寻良方治水肿病。为治好此病,党向民费尽脑汁,走访医生、群众,寻找良方。结果,很快找到一些疗效很好的土方土药,加以推广应用。比如,县中医院长献策,黄豆、眉豆煲蒜头疗效好,老党即布置供销社到外省采购回来,分发给水肿病人服用。

党向民对百姓处处事事关怀备至,对干部也关心体贴。这方面的事例也举不胜举。比如,1962年初,他从北京参加七千人大会返回途经广州,看望曾在新会工作过的一位女同志。当他见到那位老部下已有身孕,当时要补养身体的确不容易。回到新会,便特地自己出钱购买100斤番薯等食物给她送去,后来她生了个7.9斤重的胖小子。至今,她全家都十分感激党向民。

党向民至今仍然认为,他在新会县能做出一点成绩,主要是因为他和县委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教育培养了成千上万的农村基层干部。这些干部绝大多数是农民子弟,他们非常可亲可爱,特点是听党的话,贴近农民群众,保持着艰苦朴素的作风,经常深入基层,和农民“三同”,一起战天斗地,打开了很多最初以为很难打开的工作局面,取得了非凡的成绩。

新会县人民由于避过了那场大灾害,生产、生活在一直保持着较好的水平,日子好过一些。人们夸奖新会县是一片汪洋中的“安全岛”。直到现在,新会县还有人说,如果党向民回到新会,只要他在田头一站,就会有新会人请他到家里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