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廉史清风
廉吏李兆梅:不畏艰辛实干兴邦
来源:宣教室 发布日期:2019-08-26 11:33:00

李兆梅,字启魁,号春岭,新会泷水都三嘉村(今属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崖门镇甜水村)人,先后任职于湖北省枝江县、京山县,广西省养利州、太平府知府等,清道光十一年(公元1832年)因伏案操劳积劳成疾向朝廷陈表隐退,返回规定新会故里后不久病故,终年73岁。在任期间,勤政为民,为官清廉,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好官、清官,时人感恩传诵并将其事迹载之史册。

湖北为民初现高风亮节

清乾隆四十五年(公元1780年),李兆梅学成应试,一举考取顺天举人。在候用期间,李兆梅并没像常人一样,前往吏部“疏通”,以致被投闲置散。

九年后(公元1788年),湖北省江陵城遭遇历史罕见的特大洪水,西南堤防缺口二十二处,导致长江洪水剽悍进城施虐,江陵百姓损失惨重、伤亡巨大。清高宗(乾隆)更是批准户部下拨白银两百万两进行救灾和修堤。

虽然李兆梅的初次任用就是临危受命,他不怕艰辛毅然前往湖北省枝江县,负责监修当时耗资最庞大牵涉长江地域最广泛的重大水利工程——万城堤,而当时这段堤坝的北岸已经地面比汛期水位已经是低落数米之多,事故频发。

但是清朝的河道衙门油水极多,当时的官员多数大肆公款吃喝享乐,奢靡之风甚重,按照惯例是来时接风洗尘,期间锦衣玉食,走时馈赠土仪,下拨的银两能有一半用于修堤筑坝已是难得。可是李兆梅来到枝江县城后拒绝河工的宴请,做得第一件事就是召集当时负责管理的水利官员,要求他们为自己找来一套有关长江流域的水利资料日夜研读,同时实地走访民众,以求尽快掌握和熟悉枝江堤防有关情况。在之后的三年修堤时光中,无论寒暑风雨,他坚持起早摸黑朝往夕返枝江县县城和万城堤,处理河道修筑的银钱、调度等工程问题,做到账目清晰、准确,确保朝廷拨付到枝江县的修河款专款专用。

有一次,一个比李兆梅高级的抚军在上任的途中路过万城堤,从当地老百姓的口中听说了李兆梅的感人事迹,也很受感动,特意召见李兆梅,勉励一番,并将李兆梅在修筑万城堤过程中克己奉公的事迹修表上报,向朝廷极力举荐。所以当万城堤修筑工程告一段落之后,李兆梅先生也由于修筑堤坝之功劳,被朝廷着令提升一级,去湖北省京山县当官。

在京山县,李兆梅更是殚精竭虑,尤其是面对白莲教乱军亦不退缩,坚守职责,保护城中百姓免受战乱之苦。嘉庆元年(公元1796年)至嘉庆三年(公元1799年),湖北省荆州地区一带“白莲教”的信徒聚众起义,反清浪潮风起云涌,邻近邑郡均有波及,百姓生活苦不堪言。而京山县为楚地咽喉地带,地理、军事位置极其重要,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期间白莲教聚众起义,大批信众围攻京山县城。

李兆梅在城防附近多次考察地形地势,巧妙利用京山险要地理位置优势,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先后击退白莲教起义信徒多次大规模进攻,以悬殊的兵力与敌周旋,竟然能激战相持四十多天,终于等到朝廷派来增援的大部队。李兆梅此时再指挥兵勇发起反攻,终于彻底击退白莲教信众。战事结束后,李兆梅累积战功,被朝廷任命为广西省养利州同知。

养利兴学赢得清廉美誉

清嘉庆十六年(公元1811年),太平府养利州知州孙奇琇年老乞休,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广西等处地方提督军务大臣成林与布政使陈预等经过联合商议,一致推荐由李兆梅来当养利州知州,在上报朝廷的题报中写到该员人明晰办事勤奋能耐烟瘴,以之调补养利州知州员缺,实属人地相宜。 以后的事实证明,李兆梅在养利州的确干出成绩干出口碑,证明成林没有看漏眼,的确为朝廷、为养利州老百姓选择了一匹“千里马”选择了一位清官好官。

清朝时代的太平府养利州,毗连交趾国(即今越南),属于边远偏僻山区,蛮烟瘴雨之地,辖区人烟稀少土地贫瘠百姓贫穷,历来在不少官员眼中属于吃力不讨好很难出政绩的龙潭虎穴,很少愿意去,去的多数都想尽办法尽快调离此地。李兆梅到达养利州后,却迎难而上。他多次带领属下深入民间,访贫问苦体察民情,深入调查研究,发现当地百姓多因为贫困,不重视读书,导致每年朝廷举行科举考试,报名考生寥寥无几,造成越穷越不读书,越不读书越穷的现象。

在掌握情况后,李兆梅大刀阔斧展开改革,一是大力兴建地区士子求学讲学的场所,以弥补当地书院(养正书院)校舍严重不足的缺陷;二是制定了本地区助学章程,促成当地官府今后对所有书馆书院要加以重视加大资助;三是专门任命了一名官员充当教育稽查督办,经常到辖区书院巡视,确保助学措施实施到位。同时,为弥补政府财力不足的情况,捐献出自己的私人积蓄和朝廷发的俸金,推进当地士绅捐款,并且亲自去筛选教育官员和学者,重金聘请名师前来养利州讲学任教,甚至本人也多次授课讲学、督促学业,身体力行提高地区学宫的教育教学质量。用李兆梅的话就是:“捐清俸以为之倡,不数月,州之好善务义者,共襄美举,题捐修费二千余金。”

清嘉庆二十年(公元1815年),书院正式落成,当地百姓为纪念李兆梅等人的功绩,将书院更名为瀛洲书院。进士钟鸣鹤在《养利州修建瀛洲书院碑文》中记载到:“章程甫就,而高公(高攀桂)引疾锦旋,事将中止,幸继任州候李公(李兆梅),绍述前徽,能以高公之心为心,而士民复以李公之志为志,相互经营筹画,阅二载而告阙成功。……落成之日,颜曰瀛洲书院”。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土司治下的脱籍(即没有获得人身自由)的农奴子弟是没有享受教育的权利,但是李兆梅在办学过程中,对当时的普通土司子弟一视同仁,从蒙馆教读《三字经》、《百家姓》、《千家诗》等到书院讲述的四书五经等儒家经典著作全程覆盖,有力推进了汉文化和道德在土司地区的传播。

自此,养利州面貌焕然一新,百姓向学重教之火点燃,求知上进之风强盛,每年朝廷科举取士,养利州报名应试者踊跃,高潮时达数百人之多,为养利州有史以来从没有过的壮观景象。李兆梅先生捐献俸金创建书院改变民风培育英才、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事迹在养利州老百姓中口口传诵,一时成为美谈。

此后李兆梅升任太平府知府,更是事事过问,亲力亲为,推行变革,为当地老百姓做了大量的好事实事,在当地百姓之中有“好官”、“清官”之美誉。

李兆梅为官四十余年间,从拒绝公款消费、严明银钱账目,到临危不乱、誓死保卫百姓,再到调研改革、振兴学风造福地方,无不体现其作为清风熙人、士子报国的可贵之处,诚可为后学之楷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