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廉政论坛
革命先辈林锵云:言传身教清廉一生
发布日期:2019-03-29 17:30:00

 

林锵云,又名林锟池、林昌文,1894年2月生于广东省新会县沙岗乡大来里的一个工人家庭,1914年加入中华革命党,投身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运动,1922年1月参加香港海员大罢工,认识到工人阶级团结起来能发挥出巨大的革命力量,此后多次投身工人运动,于1926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2年5月被捕入狱,1937年11月趁日军轰炸、看守混乱之际,逃出监狱,之后历尽艰辛,于1938年1月找到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再次回到党的怀抱,随后被派往广东工作,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

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他多次带领群众同日伪军战斗,历任广游二支队司令员、珠江纵队司令员、两广纵队副政委、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会常委兼组织部部长等职,建国后先后担任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委员、广东省总工会主席、广东省副省长等职。他为党的事业奋斗了一生,即使从生平的一些点滴小事,也能折射出作为老一辈革命家的他严于律己、清廉节俭的作风,感染和激励着一代代的党员干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慎权、慎欲、慎微廉洁从政。

带头拒绝特权,坚持同甘共苦

林锵云慈祥可亲,部队战士都亲切地称他“林叔”。在艰苦的战争年代,林锵云总是把自己当作普通战士中的一员,生活朴素,从不搞特殊。困难日子,与大伙一起吃糠咽莱;寒冬腊月,和战士一样睡禾杆地铺(战士们戏称为“金针蒸鲩鱼”)。

“林叔”坚持以上率下,勇于担当。越是危险的事,他越是带头去做。1940年10月,日伪军1000多人分两路进攻沙湾镇,当时中共南(海)番(禺)中(山)顺(德)中心县委正在该镇涌边村开会,为了掩护参加会议人员安全转移,时任县委委员的林锵云奋勇当先,带领刚刚成立不足百人的广游二支队独立一中队在后面的山头上与敌人激战8小时,终于成功掩护与会人员撤退。

“林叔”关心别人,远胜于关心自已,他经常将自己的一些物品拿出来“共产”。他身上带着的熟烟,就是常常拿出来分给其他战士。有一次,他发现一名卫生员患了疟疾,吃了奎宁丸仍不见效,就马上叫医生将当时存量极少,仅供部队领导使用的德国产奎宁针给她用,患病的卫生员和周边其他人都感动不已。

1943年,日伪军多次“清剿”禺南(即今广州市番禺区)等抗日游击区,当时又逢天灾,部队的吃穿等极端困难。为了搞好战士伙食,林锵云是费尽了心思。终于,通过和炊事员仔细商量,研究出用当地产的莲藕掺米煮饭的法子,让大家吃好吃饱,大大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在一次战斗中,部队缴获到一支高丽参,送给林锵云滋补身体,但林锵云却将这支高丽参交由警卫员保管,并多次交代一定要留给伤病员使用。后来得知一名战士负伤后身体极为虚弱,林锵云便立即让人将这支人参取出,交代医务人员煲给伤员服用。

1949年底,林锵云被调回广东工作,曾住在广州市农林上路五横路一座黄色外墙的两层别墅中。说是别墅,但实际里面并不大,只有三个睡房,除了自住的一间外,一间给秘书住,另一间经常留给那些前来广州看病办事的老区农民、老战士,而自己的两个女儿却只能住在一楼餐厅。

岁月的变迁,职务的升迁,并没有改变林锵云的勤俭本色。他亲自动手,在住处的后院开垦了几分田,用来种菜。用他的话来说,那叫“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在住处的一楼卫生间,放着一个农村常见的尿桶,那是他给菜浇灌用的。他的厨房,跟普通人家没什么两样,也是烧木柴,木柴也都是他自己劈的。尽管平时客人来多了,家里口粮不够,林锵云还是每月主动节约4斤粮食支援灾区。此外,林锵云共向灾区捐赠积蓄8000元,相当于他差不多2年的工资收入。

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有关部门给领导和高级知识分子开设了有限的“特供”,但是林锵云却极少去光顾。考虑到当时革命老区有很多人前来广州看病,身体健康状况较差,就嘱咐妻子去买些咸鱼泡在油里面给病人送去,让他们补补身子。这些待遇,他的女儿却是从来没享受过。“当时好羡慕别人有咸鱼吃”。林锵云的女儿曾回忆道

严格遵守纪律,发挥表率作用

在林锵云的革命生涯中曾两次被捕,但是每次都严守党的纪律,绝不肯出卖组织。1931年12月上旬,林锵云在香港海员工会布置纪念广州起义工作时,遭英国密探搜捕并关押50多天,期间多次遭到港英当局的严刑拷打,但是始终没有吐露有关党的一丝一毫,后被驱逐出境。1932年,林锵云到上海工作,在一次去给海员送书报时,不幸被敌人拘捕。被关押期间,面对坐水牢、受电击等种种酷刑,他宁死不屈,就是没有讲与共产党有关的只言片字。敌人手段用尽,无奈之下,判处他无期徒刑,将其先后囚于国民党中央军人监狱、苏州陆军军人监狱。1937年,趁日军飞机狂轰滥炸,看守们自顾不暇之机,他砸开脚镣,获得了自由。时至今日,我们虽难以得知当时的具体情形,但是可想而知,在面临生与死、富与贫、安居乐业与颠沛流离的种种考验同时摆在面前时,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心,才能坚守共产党员的本色,不做出任何背叛党的行为。

在建国后,林锵云更以一个普通的共产党员、工作人员的身份对待自己,实事求是、廉洁奉公、不谋私利。他从不让家人乘坐政府配给他的小轿车,从未给亲戚安排工作。甚至有一次晚饭后,林锵云的侄子要去外地上学,林锵云并不派车送他,而是要求他自行前去附近的公交车站乘车,后来等了许久公交车都没有来,侄子最终也只能跑步前往白云车站乘车。

因文革期间父亲徐云(原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主任)被下放,而被林锵云照顾的钮海津曾经回忆。“当时林公公还有一位亲侄女在广州市大东门一家肉菜市场当卖肉的营业员,节假日也常带着老公和孩子来林公公家作客。我不知道她有没有要求林公公帮她调换一个体面一点的工作,但是我看到过林公公教育她要努力工作,不能让领导知道她和林公公的关系。直到文革中期,那时林公公已含冤去世,我还见她在肉档工作。可见,林公公绝不利用自己的权力和影响去为亲人谋私利。”

林锵云当选广东省副省长后,分管民政工作,他始终坚持实事求是,把人民利益放在首位。“大跃进”时有人提出“亩产万斤”口号,他说:“珠江三角洲哪有亩产万斤田?不要吹牛,做不到的事不要说”。六十年代初,广州市政府规定:城区内不准养狗。而此时,林锵云家里面养了两条狗,他虽然不舍自己的爱犬,但仍没有采用将狗圈养在自家院子里等“变通”做法,而是忍痛将两条狗送走。他表示,作为一名居住在广州的市民,对市政府的决定,绝不“打折”执行。

坚持思想先行,突出教育作用

林锵云始终坚持思想教育先行,无论是在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都抓住思想教育不放松,帮助大家及时纠正思想认识的偏差,勤拂思想上的灰尘,擦掉心灵上的污垢,学习党的理论知识,正确客观认识当前的情况,努力推动工作顺利开展。

在抗日战争期间,林锵云所在的部队多次被日伪军围剿,战斗减员较为严重,再加上当时部队供给遇到困难,不少战士在思想上出现偏差。为了帮助战士正确认识抗日战争的重大意义,他经常向战士讲解国内形势、日本状况,以及如何争取抗战最后胜利,对部队进行人生观、理想前途、艰苦奋斗教育,还带头教唱《流亡三部曲》、《游击队歌》等革命歌曲,大大地提高了战士的民族觉醒与勇于斗争精神。与此同时,在团结统一民族战线上,他常常利用各种时机和场合,采取适当的方式,对一些社会名流、开明绅士、绿林头子、地方实力派人物进行教育,晓以民族大义,尽可能地把他们争取到抗日的旗帜之下,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如原西海伪乡长、地主霍宜民的女儿霍淑,经过林锵云以及其他同志的耐心教育,把家里的枪支、弹药全都拿出来支援部队,本人也积极投身抗日工作,最后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8年11月,林锵云调任抚顺市矿职工总工会筹委会主任。当时抚顺刚刚打完仗,全市有四万多名职工,其中多数生活十分艰辛,林锵云除了想办法筹措钱粮发给工人,还坚持从思想教育出发,组织大家学习党的理论,帮助广大职工干部树立共产主义思想,号召大家团结起来,捐款捐物恢复生产。在短短的不到5个月的时间里,就组织开展理论学习班70多期,培训人数多达8500余人。

林锵云还经常教育身边人:蜕变,往往都是从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开始,必须要时刻注意加强监督提醒,才能有效防止产生“小错误”,出现“大问题”。在建国初期,部分党员干部以功臣自居,向组织伸手要职务要待遇。林锵云针对身边个别干部出现思想滑坡的现象,一对一的进行耐心教育,告诫他们不要忘记成绩的取得离不开组织的培养,绝不能居功自傲,帮助他们保持清醒的头脑,不在成绩面前陶醉,正确处理奉献和索取的关系。

建国后林锵云主管广东省工会工作期间,省工会仓库存放了一批万金油,在清点过程中,有个别干部顺手拿了一些自用。林锵云知道后严肃批评了这些同志,要求全部退回,并以此次事件为鉴,对全体干部开展廉洁奉公教育,以小见大,指出贪小便宜思想的严重危害性。(姚兼辉)